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乱开玩笑的下场,学妹帮我打手枪
乱开玩笑的下场,学妹帮我打手枪


我面临高中三年级即将升学的重大压力,有一次模拟考的成绩考得极度不理想。


我深自懊悔,为了赎罪,我发愤念书,连社团活动也不去了。


反正热舞社少了一个三年级的老古董也没多大影响,我认为。


但是有天,一个可爱的学妹就忧心忡忡的冲到我的教室来找我了,这个学妹叫书蓉,一张俏脸长得又甜又美,眼睛水灵灵,肤色微黑,约155公分的娇小身材让人随时都有种想抱起来玩的冲动,硬要挑她的缺点,大概就是胸部扁吧。


书蓉奇问:“学长,你怎么最近都没来社团啊?”她靠在窗边问。


“一言难尽,你别管我了!”我说,虽然她很可爱,但我不太敢跟她说话,因为我去年在不知道她有男朋友的情况下曾经追求过她还被拒绝。


“吼,来嘛,说给我听嘛!”一个可爱的学妹挂在窗户上撒娇,令我班上的无聊同学们都瞬间被她娇懒的姿态给收买,纷纷催我快点丢下课本出去,我莫可奈何的情况下,只好走出教室,跟学妹在走廊上漫步而行。


“到底怎么了?”书蓉睁着水汪汪的眼睛问,从这高度我可以从上面将她领口内的风光一览无遗,虽然里面空荡荡的相当可悲。


“你学长考试爆烂现在人生正在谷底,你学长觉得你学长压力很大,你学长就快七孔流血而死了!”我悲愤的嘶鸣着。


“蛤,好可怜喔。”书蓉说,我们两沉默了一会儿,她忽然嘻嘻一笑,神秘兮兮又俏皮的说:“学长,不然……我用一只手帮你呀?”


我心脏砰的一响,开始剧烈跳跃,受宠若惊,但还不清楚她是不是那个意思,或者是我听错了。


书蓉见我发怔,举起她纤细黝黑却细腻的小手在我面前晃一晃,俏皮的说:“不够吗?那两只手?”说着又把另外一只手放在我面前荡一荡。


我咽下口水,道德感驱使我问出这句话:“可是你不是有男朋友?”


“又没关系,又不是什么大事,你不要就算了。”书蓉嘟嘴说。


“我不是不要,只是……”我口干舌燥,搔搔头不知该说什么,想大声说我要,又觉得我们背着她男朋友太没天良。


书蓉紧盯着我低沈的头,轻声说:“两只手不够,加上舌头呢?”我心脏狂跳,再也无法抵抗这致命的诱惑,傻笑着点点头。


书蓉甜甜的笑着,说:“好,那你看好啰!双手加舌头喔!”说着,她两手掐住自己的下眼皮,舌头吐了出来做了个鬼脸。


冷风,徐徐吹过。


“不好笑?”学妹有点尴尬的笑问。


我不断颤抖,再也忍耐不了,一边狂叫一边发足狂奔,消失在走廊尽头。


接下来的几节课,学妹一共发了十三通简讯跟我道歉,甚至放学时间拦在我教室门口阻拦我回家。


“我没有生气啦。”我无力的说,这倒是实话,但我像是被燃尽了最后一丝希望的火柴一样,又干又瘪。


“可是你看起来很受伤。”书蓉愧疚的说。


“我当然会很受伤,你这白痴…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……总之你是勾引出了我人性中的黑暗面,让我认识到自己是个多么不该存在这世界上的坏人。”


随着我们边走边聊,渐渐的我们踱到了放学空无一人的美术教室,我邪恶的念头又开始冒了起来,我不断的向书蓉灌输我觉得自己产生邪念是种很不应该的念头,并且暗示她如果真的是两相情愿我会比较好过一点。


书蓉渐渐的明白我的暗示,她又好笑又好气,最后还是认输,低头悄声说:“好啦……我知道了啦……就…就帮你嘛……”


我大喜若狂,但仍小心翼翼的问:“真的?不会再开我玩笑了吧?”


书蓉羞赧的点点头,低声说:“谁叫你要一直逼我这样。”


我轻轻的将学妹娇小而香甜的身躯拉近身边,并且重重抱住,她整个人瑟缩在我胸膛上,我的下巴刚好就枕在她的头顶鼻中嗅的尽是她身上的香气,一种难以言喻,如花绽放般的粉红色香气。


我听到学妹剧烈的心跳声,她双臂紧紧贴着自己的身体,我拉着她的臂膀,牵引到我隆起的裤裆上,书蓉也不推托,乖巧的揉按了起来。


“真的…没问题吧?”


“谁叫你要一直逼我……”书蓉的声音轻的比苍蝇声还细。


我隔着她轻薄的白色制服,触摸到她轻颤的身体,她微嗔说:“不要乱来…再这样我不…不帮你…用了…”


我连忙哄她,手又规规矩矩的收回了。


我觉得应该差不多了,缓缓的拉开裤拉链,掏出我的凶器来,牵着学妹的手去握着她,我感觉到学妹纤细的指尖先是胆怯的按了几下,跟着就浅浅的握住了它,并且开始虚弱而缓慢的套弄。


该怎么说,她的技术无疑是滥到极点,但我还是只有一个字,爽!光是可以把肉棒塞在这可爱小女孩的手掌心中我就觉得此生不枉了。


“学妹,我问你喔。”我说,她“嗯”了一声,似乎仍沉浸在那火热肉棒带来的刺激里。


“你跟男朋友做过爱了吗?”我大胆而辛辣的问。


她大概也是热昏头了,不加犹豫的回答:“嗯…”


我醋味横陈,酸溜溜的说:“我跟他的肉棒,谁的比较大?”


书蓉“呃”了一声,哈哈一笑,不回答我的问题,这使我的不爽程度更加扩大。


我故意一顶,把肉棒塞进她制服之下,火热的肉棒贴到她的肚皮,她大惊而退,屁股靠到了桌上,我双手按住她的腰,中宫直入,她不得已的被我撑开了双腿,她校裙下的双腿裹着可爱的黑色过膝长袜,紧紧的包着她的腿肉,看起来异常性感,我咬牙说:“学妹,让我插进去。”


书蓉花容失色,哭丧着脸摇摇头,她那神色是种绝望的神色,然而她的身体软弱而毫不抵抗。


“唉。”我从她身上退了下来,忧郁的看着教室之外,“总之我是比不上你男朋友。”


回过头来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书蓉已经笑得犹如春花烂漫了,她甜甜的说:“我现在知道你哪里比他好,就是你不会逼我。”


“我会逼你啊,快点偿还你欠着债,别以为没事了!”我没好气的指着自己硬得发亮的肉棒。


书蓉噗哧一笑,乖觉的握住我的肉棒,这次她心情愉悦,拿出了真本事,我的肉棒被她小手用力握着,像甩马克杯一样的狂噜着,书蓉一反寻常的端庄,卖力的套弄着我的肉棒,她那甜美可爱的脸蛋仰起来望着我的脸,突然用一手掐处下眼皮,口吐舌头又做了个鬼脸,这次我才真的笑了,她湿润的唇瓣微动,握在我肉棒上的右手松开,嘴唇贴到了我那湿亮的龟头上,像蜜糖一样的唇瓣松开,缓缓吞入我的肉棒,她温软的口腔又湿又滑,我忍不住发出粗重的喘息声,书蓉听见了就得意的盯着我瞧,她双手软软的垂着,身体缓缓前推后退,她口中的肉棒就这样被她吞吐着。


“你怎么这么熟练啊,不会是常帮别人含吧?”我过渡亢奋的情况下,刻意出言污辱她,她却不在意,吐出肉棒,吟吟一笑:“多谢惠顾,你是我第53个客人,一次500元谢谢。”


“你收钱帮人口交?真的假的?”我一怔,又兴奋又痛苦,有种跟“凌辱女友”类似的快感,虽然我从来没有女友能给我凌辱。


“白痴耶,当然是假的!哈哈哈!”书蓉纵声大笑,“你为什么这么好骗啊,我真的没见过你这么有趣的人耶!”


我又好气又好笑,失望之余又觉得安心,毕竟学妹还是维持了在我心目中清纯的形象,我佯怒斥说:“可恶,又骗我,看我不插爆你这爱骗人的小嘴巴。”


我挺着腰把肉棒的尖端对准书蓉的唇瓣,她毫不抵抗,任我粗鲁的按着她的头,把肉棒操进她的口腔里,开始狂干起她的小嘴。


“咕…咕…咕”肉棒沾着口水进出她的口腔,发出了响亮的声音,我的双手都按在她的头上,随着我放纵的抽送,快感急速递增,我看着她那如同孩子般稚嫩而又娇憨甜美的脸蛋,兴奋感极度飙涨,我急促而颤抖的问:“学妹,我快射了,怎么办?”


书蓉望了我一眼,闭上眼睛没有回答,取而代之的是她主动的伸出右手握住我的肉棒,嘴巴只是浅浅含着龟头,她狂乱而激情的套弄着我的肉棒,我已经是强弩之末,哪里受得了这刺激,大叫一声,不由自主的身体抽搐,同时极大的快感从下体传来,大量而强烈的射精一波一波的注入书蓉的嘴巴里,她用舌头挡住避免精液射入咽喉,但份量太多还是让她吃不消的皱起了眉头,射完精的我脱力的将肉棒抽离她的手掌、唇瓣,它正急速软化。


书蓉含怨的对着我笑,轻启樱桃小嘴,白稠的精液沿着她鲜艳欲滴的嘴唇流了下来,更沿着下巴流到她的手掌心上。


“卫~生~纸~”她含糊不清的说,我存心戏谑,笑说:“乖乖吞下去。”书蓉赌气嘟着嘴,俏脸上染着浓浓的晕红,嘴唇上却挂着浓浓的精液,这画面相当的引人动魄。


最后我还是给了她卫生纸,虽然大部分她已经吞下肚子里去了。


我看着书蓉擦拭流到手上、沾在衣上、滴在袜上的精液,满意的说:“太舒服了一点。”


书蓉嘴角一勾,嘻的一笑,摊掌说:“承蒙惠顾,500元谢谢!”


我又一怔,忽然起疑,问她说:“你最后的动作也太纯熟了,你不会真的有接客吧?”


书蓉哈哈大笑,说:“你~说~呢~?”


我面临高中三年级即将升学的重大压力,有一次模拟考的成绩考得极度不理想。


我深自懊悔,为了赎罪,我发愤念书,连社团活动也不去了。


反正热舞社少了一个三年级的老古董也没多大影响,我认为。


但是有天,一个可爱的学妹就忧心忡忡的冲到我的教室来找我了,这个学妹叫书蓉,一张俏脸长得又甜又美,眼睛水灵灵,肤色微黑,约155公分的娇小身材让人随时都有种想抱起来玩的冲动,硬要挑她的缺点,大概就是胸部扁吧。


书蓉奇问:“学长,你怎么最近都没来社团啊?”她靠在窗边问。


“一言难尽,你别管我了!”我说,虽然她很可爱,但我不太敢跟她说话,因为我去年在不知道她有男朋友的情况下曾经追求过她还被拒绝。


“吼,来嘛,说给我听嘛!”一个可爱的学妹挂在窗户上撒娇,令我班上的无聊同学们都瞬间被她娇懒的姿态给收买,纷纷催我快点丢下课本出去,我莫可奈何的情况下,只好走出教室,跟学妹在走廊上漫步而行。


“到底怎么了?”书蓉睁着水汪汪的眼睛问,从这高度我可以从上面将她领口内的风光一览无遗,虽然里面空荡荡的相当可悲。


“你学长考试爆烂现在人生正在谷底,你学长觉得你学长压力很大,你学长就快七孔流血而死了!”我悲愤的嘶鸣着。


“蛤,好可怜喔。”书蓉说,我们两沉默了一会儿,她忽然嘻嘻一笑,神秘兮兮又俏皮的说:“学长,不然……我用一只手帮你呀?”


我心脏砰的一响,开始剧烈跳跃,受宠若惊,但还不清楚她是不是那个意思,或者是我听错了。


书蓉见我发怔,举起她纤细黝黑却细腻的小手在我面前晃一晃,俏皮的说:“不够吗?那两只手?”说着又把另外一只手放在我面前荡一荡。


我咽下口水,道德感驱使我问出这句话:“可是你不是有男朋友?”


“又没关系,又不是什么大事,你不要就算了。”书蓉嘟嘴说。


“我不是不要,只是……”我口干舌燥,搔搔头不知该说什么,想大声说我要,又觉得我们背着她男朋友太没天良。


书蓉紧盯着我低沈的头,轻声说:“两只手不够,加上舌头呢?”我心脏狂跳,再也无法抵抗这致命的诱惑,傻笑着点点头。


书蓉甜甜的笑着,说:“好,那你看好啰!双手加舌头喔!”说着,她两手掐住自己的下眼皮,舌头吐了出来做了个鬼脸。


冷风,徐徐吹过。


“不好笑?”学妹有点尴尬的笑问。


我不断颤抖,再也忍耐不了,一边狂叫一边发足狂奔,消失在走廊尽头。


接下来的几节课,学妹一共发了十三通简讯跟我道歉,甚至放学时间拦在我教室门口阻拦我回家。


“我没有生气啦。”我无力的说,这倒是实话,但我像是被燃尽了最后一丝希望的火柴一样,又干又瘪。


“可是你看起来很受伤。”书蓉愧疚的说。


“我当然会很受伤,你这白痴…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……总之你是勾引出了我人性中的黑暗面,让我认识到自己是个多么不该存在这世界上的坏人。”


随着我们边走边聊,渐渐的我们踱到了放学空无一人的美术教室,我邪恶的念头又开始冒了起来,我不断的向书蓉灌输我觉得自己产生邪念是种很不应该的念头,并且暗示她如果真的是两相情愿我会比较好过一点。


书蓉渐渐的明白我的暗示,她又好笑又好气,最后还是认输,低头悄声说:“好啦……我知道了啦……就…就帮你嘛……”


我大喜若狂,但仍小心翼翼的问:“真的?不会再开我玩笑了吧?”


书蓉羞赧的点点头,低声说:“谁叫你要一直逼我这样。”


我轻轻的将学妹娇小而香甜的身躯拉近身边,并且重重抱住,她整个人瑟缩在我胸膛上,我的下巴刚好就枕在她的头顶鼻中嗅的尽是她身上的香气,一种难以言喻,如花绽放般的粉红色香气。


我听到学妹剧烈的心跳声,她双臂紧紧贴着自己的身体,我拉着她的臂膀,牵引到我隆起的裤裆上,书蓉也不推托,乖巧的揉按了起来。


“真的…没问题吧?”


“谁叫你要一直逼我……”书蓉的声音轻的比苍蝇声还细。


我隔着她轻薄的白色制服,触摸到她轻颤的身体,她微嗔说:“不要乱来…再这样我不…不帮你…用了…”


我连忙哄她,手又规规矩矩的收回了。


我觉得应该差不多了,缓缓的拉开裤拉链,掏出我的凶器来,牵着学妹的手去握着她,我感觉到学妹纤细的指尖先是胆怯的按了几下,跟着就浅浅的握住了它,并且开始虚弱而缓慢的套弄。


该怎么说,她的技术无疑是滥到极点,但我还是只有一个字,爽!光是可以把肉棒塞在这可爱小女孩的手掌心中我就觉得此生不枉了。


“学妹,我问你喔。”我说,她“嗯”了一声,似乎仍沉浸在那火热肉棒带来的刺激里。


“你跟男朋友做过爱了吗?”我大胆而辛辣的问。


她大概也是热昏头了,不加犹豫的回答:“嗯…”


我醋味横陈,酸溜溜的说:“我跟他的肉棒,谁的比较大?”


书蓉“呃”了一声,哈哈一笑,不回答我的问题,这使我的不爽程度更加扩大。


我故意一顶,把肉棒塞进她制服之下,火热的肉棒贴到她的肚皮,她大惊而退,屁股靠到了桌上,我双手按住她的腰,中宫直入,她不得已的被我撑开了双腿,她校裙下的双腿裹着可爱的黑色过膝长袜,紧紧的包着她的腿肉,看起来异常性感,我咬牙说:“学妹,让我插进去。”


书蓉花容失色,哭丧着脸摇摇头,她那神色是种绝望的神色,然而她的身体软弱而毫不抵抗。


“唉。”我从她身上退了下来,忧郁的看着教室之外,“总之我是比不上你男朋友。”


回过头来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书蓉已经笑得犹如春花烂漫了,她甜甜的说:“我现在知道你哪里比他好,就是你不会逼我。”


“我会逼你啊,快点偿还你欠着债,别以为没事了!”我没好气的指着自己硬得发亮的肉棒。


书蓉噗哧一笑,乖觉的握住我的肉棒,这次她心情愉悦,拿出了真本事,我的肉棒被她小手用力握着,像甩马克杯一样的狂噜着,书蓉一反寻常的端庄,卖力的套弄着我的肉棒,她那甜美可爱的脸蛋仰起来望着我的脸,突然用一手掐处下眼皮,口吐舌头又做了个鬼脸,这次我才真的笑了,她湿润的唇瓣微动,握在我肉棒上的右手松开,嘴唇贴到了我那湿亮的龟头上,像蜜糖一样的唇瓣松开,缓缓吞入我的肉棒,她温软的口腔又湿又滑,我忍不住发出粗重的喘息声,书蓉听见了就得意的盯着我瞧,她双手软软的垂着,身体缓缓前推后退,她口中的肉棒就这样被她吞吐着。


“你怎么这么熟练啊,不会是常帮别人含吧?”我过渡亢奋的情况下,刻意出言污辱她,她却不在意,吐出肉棒,吟吟一笑:“多谢惠顾,你是我第53个客人,一次500元谢谢。”


“你收钱帮人口交?真的假的?”我一怔,又兴奋又痛苦,有种跟“凌辱女友”类似的快感,虽然我从来没有女友能给我凌辱。


“白痴耶,当然是假的!哈哈哈!”书蓉纵声大笑,“你为什么这么好骗啊,我真的没见过你这么有趣的人耶!”


我又好气又好笑,失望之余又觉得安心,毕竟学妹还是维持了在我心目中清纯的形象,我佯怒斥说:“可恶,又骗我,看我不插爆你这爱骗人的小嘴巴。”


我挺着腰把肉棒的尖端对准书蓉的唇瓣,她毫不抵抗,任我粗鲁的按着她的头,把肉棒操进她的口腔里,开始狂干起她的小嘴。


“咕…咕…咕”肉棒沾着口水进出她的口腔,发出了响亮的声音,我的双手都按在她的头上,随着我放纵的抽送,快感急速递增,我看着她那如同孩子般稚嫩而又娇憨甜美的脸蛋,兴奋感极度飙涨,我急促而颤抖的问:“学妹,我快射了,怎么办?”


书蓉望了我一眼,闭上眼睛没有回答,取而代之的是她主动的伸出右手握住我的肉棒,嘴巴只是浅浅含着龟头,她狂乱而激情的套弄着我的肉棒,我已经是强弩之末,哪里受得了这刺激,大叫一声,不由自主的身体抽搐,同时极大的快感从下体传来,大量而强烈的射精一波一波的注入书蓉的嘴巴里,她用舌头挡住避免精液射入咽喉,但份量太多还是让她吃不消的皱起了眉头,射完精的我脱力的将肉棒抽离她的手掌、唇瓣,它正急速软化。


书蓉含怨的对着我笑,轻启樱桃小嘴,白稠的精液沿着她鲜艳欲滴的嘴唇流了下来,更沿着下巴流到她的手掌心上。


“卫~生~纸~”她含糊不清的说,我存心戏谑,笑说:“乖乖吞下去。”书蓉赌气嘟着嘴,俏脸上染着浓浓的晕红,嘴唇上却挂着浓浓的精液,这画面相当的引人动魄。


最后我还是给了她卫生纸,虽然大部分她已经吞下肚子里去了。


我看着书蓉擦拭流到手上、沾在衣上、滴在袜上的精液,满意的说:“太舒服了一点。”


书蓉嘴角一勾,嘻的一笑,摊掌说:“承蒙惠顾,500元谢谢!”


我又一怔,忽然起疑,问她说:“你最后的动作也太纯熟了,你不会真的有接客吧?”


书蓉哈哈大笑,说:“你~说~呢~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