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人母限定:人妻的3P春天浪喊阴悦记
人母限定:人妻的3P春天浪喊阴悦记





清明节连假四天,早就在上礼拜扫完了墓的我,既不想浪费时间去观光景点人挤人,也没想去垦丁参一脚看音乐祭,那这几天还能干啥?正当满脑子疑问的时候,突然,接到了※哥的一通电话…


很少开拔到大本营高雄以外据点的我,一到了台中高铁站,就等到※哥亲自来接我,并且从车上带出了2名姐姐、要我替他在他去扫墓的时候、能够帮忙“照顾”一下这2位朋友-MAY姐不用说了,跟老公分居中的单亲妈妈、对我来说是老面孔了,无套中出10次以上、都没有受孕,还真是幸运;另外一位新见面的MINDY姐,则是生份很多:看起来虽然不是我爱的纤细骨感,却有着一种我见犹怜的女人味,而且跟我可爱的母猪玲一样、都有个长年在外的无良老公呢!可爱的独生子,据说还没上小学呢!


而身为东道主,※哥按照约定的帮我选了间还算不错的金典酒店的房间、当作让我帮忙他“照顾”姐姐们的“好地方”;之后,当※哥一走,没多久,一些LDS的废话说了差不多,姐姐们便也很识趣的跟着开了口、希望我能帮她们好好“照顾”一下欠缺老公帮忙“调理”的身体啰!身为男子汉,面对别人老婆、母亲这样下×的要求,自然是“舍我其谁”的全力帮忙啰!于是,很快就把身上的衣裤马上一卸,我的身体便跌入了两位人妻人母用身体搭起的“温暖床铺”啰!


“抱歉!加、加床…”但这中间一听到门铃,我也只好起身开门引进了两个穿着粉红色上衣的打工妹、任由她们忙着搞定那一张多加的单人床的事后,一边回到床上的我、也没有遮拦的翻过了身-或许被女人看着光溜溜的身体早就习惯了,一边是跨下翘得高高的肉棒,一边是双手搂着身边两位、还知道用棉被遮掩着身体的姐姐们,而我眼睛则看着两个粉红衣小妹妹、一副视线不知道要看哪的窘样。


“这样…可以吗?不好意思,打扰了!”、“不会,记得把门关上,麻烦了!”用猥亵的姿势说着礼貌的话,这样子会不会很欠打?这我不知道,但身边的姐姐们等小妹妹一出去、却马上开口说话了…


“好坏呢!欺负人家小妹妹,给人家看不该看的东西!”、“是吗?有那么严重吗?”、“是啊!你都没有看到人家小妹妹都脸红了喔?坏蛋一个!”、“喔?这样就叫做坏啊!那…这样呢?”、“嗯嗯…”、“呜呜…”一阵挑逗的LDS之后,两种不同的接吻声中,我的嘴唇和舌头、便和身边的两位姐姐的嘴唇和舌头合而为一:左手边穿着黄黑豹纹BRA和小裤裤的MAY姐人如其衣,大方回应给我深入嘴里的舌头显得狂野满分;右手边的MINDY姐,则跟身上黑色素面内衣裤、还外罩一件灰色运动背心一样显得小家碧玉的害羞闭塞,蜻蜓点水的轻吻方式,偶尔才有外加硬被我吸出嘴里的小舌头…


而我的双手也没闲着:一双是像桃子的C奶、一双是像小笼包的A奶,这时都任我赏玩;同时,不安分的手指则解开了BRA的扣子,一下子弹出了同样光滑得不像是熟女肤质的洁白美背,再往下,就是每个男人都想知道的地方啰…


“好啰!现在该喂谁呢?”、“…”互相挑逗过了好久,再多么享受前戏之余,也该时候上演主戏了!但一说完,却只看着两个姐姐不说话,眼睛却不约而同地直盯着我那根、一直在两位姐姐手中被把玩,也因此完全勃起当中的肉棒…


“就你吧!MAY,谁叫你是大老婆!”不知为何,我就是喜欢对那些陪着我玩的女人叫“老婆”;而今天,大老婆就是MAY姐,年纪较小的MINDY姐,自然就是小老婆啰!


然后,自然是今天开战的第一炮啰!


“喔?大老婆换姿势了喔!”、“嗯,要让坏老公尝尝新鲜的啊!”说是新鲜,其实也很常见的姿势-听话的脱下了豹纹衣装的MAY姐,一蹲下、反过身的她,一双肥白的大屁股,就正对着我的视线;而把我的肉棒插入小穴的同时,MAY姐身体的每一次上下,都可以清楚的看见肉棒插进拔出的当下,她的小穴穴口的“变化”;当然,空下的双手也没忘了要做啥…


而套子呢?对一个早被同个男人无套中出10几次的女人来说,即使把套子整盒放在床头柜上,她也被训练得连看都不去看上一眼了。


“啊啊…好坏,前面的小穴要被大肉棒插…后面的小洞洞…也要被坏老公的手抠着玩,啊啊…MAY变成小老公的玩具了…怎么办?”MAY姐一样没变的是满嘴的淫声浪语,听得一旁的MINDY姐面红耳赤,猛用舌头舔着的嘴唇,最后也自动吻上了我的唇…


“喔…好累…老公…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MAY姐才停了下来;而今天的状况不错,即使没有套子的阻隔,先败下阵来的还是MAY姐的身体。


“不行喔!这样子要‘处罚’的!”、“不要…老公!啊啊啊!”之前有被“处罚”过的经验,MAY姐一听见;本能的想转身躲避,但无奈的是被肉棒深深插入而固定了小穴的她动弹不得,一下子就被我从后方用双腿撑开成M字腿的姿势,跟着就很快的接受了第一次“处罚”…


“啊啊啊…不行,快住、住手!哦…啊!”其实“处罚”应该也是快乐的,伸出中指和食指的右手,像是拨吉他一样的快速震动着肉穴和小豆豆,没一下子,MAY姐就倒在我身上发抖着;但也有“后遗症”,那就是手上也满是这女人小穴所喷出的带着骚味的淫水啰!


而第一战出不了水,自然有人得接下第二战啰!


“等一下,老、老公,我先擦一下…”刚被“处罚”完的MAY姐有气无力,却没忘了拿出预备好的湿纸巾、用心擦拭沾满她淫水的肉棒;跟着,MAY姐也示意MINDY姐可以接着上马应战啰!


“套子…”、“套子?放心啦!没事的,出来玩就好好享受啊!你看人家老公的肉棒在等你呢!你不想要啊?”看了床头柜的一整盒套子一眼,MINDY姐在犹豫中就上了马,“坏老公,她很敏感,要温柔一点对待人家喔!”、“是喔?我知道了!”什么叫“口是心非”?一边答应MAY姐的提醒,一边顶着MINDY姐的下半身,却开始疯狂用力冲撞着一脸害羞、还用双手上下遮住小A奶和小穴的MINDY姐…


但夸张的是,才连续冲撞个没几下,MINDY姐居然就抖个不停的趴在我身上了…


“这也太夸张了吧?”再试了几次都是这样后,一边怀着坏心眼的我,对抖个没完没了的MINDY姐,心里也想该让她受到“处罚”了吧!


“喔!快停、停下来!救命…会尿、尿出来的…受不了、了…啊!啊…”这一幕是躺在床上的MINDY姐,伸出双手想阻止不断“霸凌”着她的小穴的那只万恶右手,但同一时刻,屁股却不争气的一个翘起-不夸张的说法,那一瞬间,我的右手可是被一堆潮湿的水分喷得湿搭搭的…


“喔!好夸张!你们看!我的手上…还有水在滴喔!不可以喔!小老婆,当人家妈妈都会尿床,那怎么管小孩啊?”“讨…讨厌,人家都已经说了嘛…”


确实,MINDY姐刚刚已经跟我“警告”过了,但这样“潮吹”之多、多到几近失禁的状况,这还是第一次遇过的呢!


很少开拔到大本营高雄以外据点的我,很好奇台中这座城市的样貌;而结束了刚才的“热身”后,我便走到窗边,从25楼的高度往窗外看去,触目所及最明显的地标,就是一座建筑物、外貌很像一堆铁架围起的鸟巢、所包裹住的一颗蛋。


“那是啥?”我指着窗外的地标说,“那是什么…国立自然科学博物馆之类的吧!没听过吗?”跟着我走到窗边的是MAY姐,“有,而且还有去过,不过是小学时候毕业旅行的事了…”上一次来台中玩是啥时候的事了?认真一算,居然至少有18年了…


于是,我和MAY姐闲聊了一阵子;这中间也看到害羞的MINDY姐、居然一个人偷偷环着大毛巾去浴室冲洗的样子;“哈!有这么害羞吗?”、“别乱说,人家只是和你不熟而已,等你和她熟了…呵呵,你就知道了!”、“那你跟我很熟了?大老婆?”、“呵呵,坏老公…你说呢?”说着说,“熟门熟路”的MAY姐就趴在窗边,摇着光溜溜的屁股摩蹭着我的下半身,害我又被叫醒的肉棒忍不住一滑、跟着戳入了MAY姐的小穴穴,还差点腰和屁股越动越起劲…


“换你们了!啊,你们…”出来浴室,一见到我们居然在窗边“开干”的场景,MINDY姐是一脸害羞;而看到这不知为何觉得尴尬的场景,也让我一时愣住,只好停下动作、拔出肉棒,再就跟着MAY姐进到浴室冲洗。


进到浴室,熟女姐姐们总是把我们当成植物人一样“照顾”,安静的转身之中,便已经浑身冲洗过一次-而大概很满意我刚才的表现吧!走出浴缸前,MAY姐还不忘跪在我前面、用嘴巴和舌头再帮忙“清洗”肉棒一遍…


接着,回到床上,休息过了、也好好洗过身体和嘴巴,看着两个干净又带着香味的成熟人妻人母的肉体,正因为自己、而一丝不挂地等候着自己的“驾驭”,身为男人的骄傲、又忍不住让我再次热“精”沸腾…


“苏呼苏呼…”、“啧啧啧…”很难去形容听到的声音是什么?但大字型躺在床上,我看着两名人妻人母吻过自己的嘴唇、脸颊、脖子、胸部,再往下直达的肉棒和蛋蛋时,“苏呼…”响着的是MAY姐的声音;而MINDY姐一边撩拨着带卷的长发、一边“啧啧…”的声音和含住肉棒的小嘴则显得害羞又可爱。


而我的双手也没闲着,当双手一伸、便开始充分享受起那两处对着自己的成熟女人肉穴的不同之处…


“喔!喔…”爽到一个地步,肉棒原始的欲望,提醒着我该找一个肉穴替它做发泄了…


“大老婆,过来”不知为何,我总习惯先叫MAY姐“伺候”我;而MAY姐也很知趣,晃着一双像桃子的C奶爬了过来后,便是熟练的把小穴对着我的肉棒往下一坐,“喔~老公的鸡巴好粗、好大…”或许是喜欢MAY姐嘴里的淫声浪语吧!而看见她上马后,一旁的MINDY姐有点不知所措,顽皮的我,居然抓着她的手摸上了MAY姐的小穴和奶子…


“老公,你、你在干嘛?”一边随着我的下半身起伏震动、而摇摆着身体的MAY姐,本能的想伸手拨开我的“意外之举”。


“嗯,大老婆听话,把手手放开!”、“嗯~好坏、坏老公,啊啊…”不过MAY姐也很听话,就这样一边让我抽插着肉穴,一边却给同样身为女人的MINDY姐玩弄着被肉棒使用中的肉穴和那一对C奶,最后,可能这样的刺激太过头了,没一会儿,MAY姐就又倒了下来,随即被我一个抱住、抬起下半身狂抽猛干…


“啊啊啊啊啊啊…老、老公…我不、不行了…”每次听见成熟女人的求饶声、就特别令人兴奋,可惜尽管狂抽猛干了MAY姐的丰满身体,但跨下的肉棒却依然不够尽兴…


“该你啰!小老婆…”把筋疲力尽的MAY姐安顿好,看了MINDY姐一眼,瞧她从刚才就一直两腿来回摩蹭着的样子,大概连前戏也可以省略了吧?而果不其然,当她接着一个跨坐、把沾满MAY姐淫水的肉棒送进自己体内时,那股湿润又温热的感觉,简直告诉我了她就是天生给男人肉棒使用的玩具。


“啊啊…亲爱的、亲爱的,喔…人家的小穴…是…你的喔!喔、喔、可以操坏它…啊!可以吗?求求你…”上了马的MINDY姐,虽然还是很害羞的体态,但口中的言语、也已经不输MAY姐的放荡,难怪刚刚MAY姐会跟我说那样的话。


而几个姿势变化后,一旁休息的MAY姐给了我一个吻后,便起身冲洗去了;而那时候的MINDY姐已经“原形毕露”-打开M字腿的火辣姿势和我对坐的同时,一边忍受着连接着肉穴的肉棒、正一次又一次的往上抽插…


而进入了第4战的过程,总该出一次水吧?于是,征得了MINDY姐的同意下,又一个人妻人母、乖乖地接受了老公以外的男人用精液灌溉着肉穴…


“啊!好舒服…亲爱的…再给我多一点,哦…啊!”然后,她也高潮了。而被男人射精的那一刻、也会高潮的女人,我遇过的上一个,就是我可爱的人妻小英…


很少开拔到大本营高雄以外据点的我,很好奇台中这座城市的晚上样貌,听MAY姐说逢甲夜市很不错、值得一去后,在床上LDS和休息了一下,大概下午六点多,我们就出门了。


而对台中夜市的想法是什么?我的答案会是两个字:“排队”,感觉台中人对排队特别有耐心-从第一家吃的当归鸭面线,再到之后的懒人虾、烤麻糬、烤鱿鱼…等,几乎每一样都大排长龙;而唯一没排队到的、是一家逢甲大学门口附近的牛肉面店,点了大碗的份量,却只有4块肉,面却多到喝完汤还有2/3碗,让我吃得很不过瘾。


更别说之后的“大肠包小肠”了!看到3家摊子都拉了一条长长人龙,这件事让对这门小吃司空见惯的我而言,实在很难去理解台中人热衷它的独到之处。


而回来饭店,想到MINDY姐、一路上曾经多次讲到的一家关东煮的煮萝卜,在夜市没有时间排队人挤人,倒也没忘了到金典酒店前的7-11,补给她满满的一碗,还外加MAY姐的海带卷;而看着她们逛完7-11的表情,只能说可以满足女人的东西很多,有些却是简单到让男人们会难以理解…


于是,开心吃完关东煮,配上各自让她们挑的饮料后,害羞的MINDY姐还是一马当先的裹着大毛巾冲洗去;接着,才是我和MAY姐的“快速残废澡”-也许“饱暖思淫欲”吧!在浴室中,MAY姐的手手可是灵活得很,一帮我洗完,也没忘记帮我的肉棒为等一下的大战做一下暖身操!


“怎么,想要了啊?乖老婆?”、“嗯~坏老公,刚刚下午都只射给了MINDY,有了新的姐姐,就忘了人家啊?”一边说着,一边MAY姐的手还刻意捏了我的肉棒。


“当然没、没有,等一下补给你喔!乖…”、“你说的喔?坏老公!”轻轻一笑之中,看见的是30几岁的熟女、却像分到糖果的小女生一样笑着;而记忆犹新的一段话,让人体会到“公平”的重要性-尤其一个男人面对两个女人的时候,连平常只是无聊发泄在手上的白色体液,如今却都点滴珍贵…


“好啰!老公准备好啰!来吧!两个可爱的老婆,要让老公爽爽喔!”花了许多时间的交陪和交心,等待的就是这两个成熟女人在服侍自己时能更投入。


“苏呼苏呼…”、“啧啧啧…”过了几秒,两种在下午听见的呼噜作响的声音、如今一样悦耳,而不争气的肉棒早就翘得老高,在肉棒皮肤上蜿蜒的青筋也都爆了出来,看样子,忙到整嘴口水都从下巴流了下来、滴到我的身上的两位熟女人妻人母们,可是把不会说话的肉棒伺候得很满意!


“老公…”、“嗯,上来吧!”没多久,早在浴室间、就被我的右手摸出肉穴一整个湿润的MAY姐,连前戏都可以省略下,那副嘟着嘴看向我的表情让我发俊,也只好让她第一个上来啰!


而另外一旁的MINDY姐,似乎也放下了一些矜持,不但一边双手缠上我的脖子,跟着送上她的滑舌嫩唇不说,一对小而可爱的A奶也一起奉上,也被她亲手抓着我的手接过这对软肉,任由我恣意地玩弄这被主人出卖的一双肉峰…


“啊…还是坏老公的肉棒…最棒,家里的‘那个’…简直跟…跟小朋友的一样…啊啊…难怪…啊啊…”、“难怪什么?说!”用着习惯不过的骑马姿势、让肉棒插入小穴的一瞬间,MAY姐还是习惯叫了一声,接着,又开始一边前后摇晃着紧靠我的下半身的肉穴和腰部,一边说着擅长的淫声浪语:“说、说不出来!”、“靠!年纪一大,连话都不会说啊?让我这个好老公、替你家里的老公和小孩、教教你说话!”,一边说着,一边我刻意挺起下盘、打直了身体,好让肉棒插得更深;同时,也更用力配合MAY姐的摇动,而不停插着肉穴;而爱死这样子互动的她,马上跟着说了我想听的话:“知道了…老公、好老公,小穴…啊…我说、说,MAY…难怪爱死被老公插!爱帮老公装、装精液…啊啊…好丢脸喔!啊啊…”就这样,如同MAY姐所说,虽然无套狂干的肉棒,随时可以把肮脏的精液、射进这个叫着我老公的成熟女人身体里,但即使换了几个姿势后,却依然徒然无功。而累倒的两个人,就这样躺在床上休息,真不知是状况太好?还是这几天母猪玲柯姐给我吃的补品还真的有效?


“换我啰!MAY!”看着忌妒的女人嘴脸、还真有趣;连肉棒上的淫水都不用擦,下一个等着挨插的MINDY姐就跨坐了上来;只见一旁的MAY姐也不说话回答,只是低头舔着我胸前的小头头。


“啊啊!好舒服!热热的肉棒最棒了…而且还好湿…是MAY刚刚被插流的水水…啊啊…”一边自言自语的MINDY姐,一边摇动的速度就变得温柔和平缓,偶尔肉棒插得深一点,不夸张,她马上弓着身体抽搐给你看;“啧啧啧…有舒服成这样吗?哈啊!”敏感体质的女人最“性福”了,就连我跟着伸手扭转着她奶子上的小豆豆时,她都可以兴奋得叫出声来;也更不用说当拉着奶头、操纵一对A奶让她在我身上一上一下时,她的头还爽到往上不停甩着她的波浪卷发…


之后,今天才第一次见面的MINDY姐,就在传教士体位中、一边咬着我的肩膀,一边正第二次享受着老公以外的男人的精液;而当然,身为老公,就有权利检查老婆的小穴装了多少自己精液!“老公…不要、不要、啊啊…会尿出来的…啊啊!”在浴室中,拿着莲蓬头准备帮我冲洗的MINDY姐,却正一边大叫着,一边两腿发抖地在浴缸里尿了出来-或说是潮吹;而始作俑者,就是我把右手四指一个合靠,快速地刷动着她软弱的肉穴和小豆豆…


“老公,你们在干嘛?”或许听见MINDY姐的大叫声,一丝不挂的MAY姐跟着也打开浴室的门一小缝,而露出了半个身体问着我。


“没、没有,我在帮小老婆检查小穴穴…有没有被我弄受伤而已!”说着,累得说不出话的MINDY姐,就被恶作剧的我抬起身体,当我的手拍了背和屁股几下后,一边继续拿着还在喷水的莲蓬头、一边扶着墙壁的MINDY姐,乖乖地翘起了有点像高中女生那样比较精瘦的屁股,跟着是我的肉棒再一次的插入这张半开的中的小穴,而这也是今天的第7战!真该回去问问母猪玲柯姐,问她给我吃的补品的药方到底什么?


而另一边门外,我则看见扶着门边的MAY姐也很忙,忙着用一只手摸着自己刚刚才被我插过一阵子的肉穴…


最后,十点多回来饭店的我们,这一晚,居然凌晨快一点才睡;而本该左拥右抱入眠的我,却是一个人睡一张单人床,理由是惩罚我把两个姐姐操得太累了!当然,一部分原因,也是她们自己说的睡姿问题,对我可能是有生命危险的问题。


但让我没睡好的,不是一个人之后的一夜孤单,而是鬼故事!真的建议晚上睡觉前,如果有三个人一起睡,彼此之间真的不用无聊到来个说鬼故事比赛…


早上,一吃完还算有大饭店水准的早餐后,躺在床上休息、看着电视上的新闻,还感觉到肚子里的汤汤水水还在晃动的我,这时,正看见两位姐姐们知趣的钻进被窝,对躺在床上休息的我、打算来个“临去秋波”的“饭后甜点”。


“呃…刚吃饱饭,不想动耶…”虽然很想婉拒姐姐们的“好意”;只是,男人的本能往往是超越理智的想法的…


“嗯~谢谢老公昨天一天的‘照顾’,都快回家了,当然要让老公爽爽的回家啊!”MAY姐的话总是带着挑逗的意味,而一旁的MINDY姐也没忘扇风点火:“是啊!人家上面的嘴巴吃饱了,可是下面的嘴巴…今天还没吃东西呢?”说着说,我身上的衣服、牛仔裤开始随着抽掉的皮带、也一起被两个女人一一脱了下来;所剩遮掩的内裤,也盖不住已经勃起的肉棒、想要“探出头”的“性致”盎然…


“苏呼苏呼…”、“啧啧啧…”没过多久,连最后一件内裤也脱了下来,也听见熟悉不过的吸吮肉棒和蛋蛋的声音再度响起;而为了看清楚两位姐姐淫荡的表情,这次我选择站在床上、接受跪在脚边的两位姐姐们的“服侍”:而低头看着两张随着吞吐肉棒和吸吮蛋蛋、不断鼓起或扁着两颊的成熟女人的脸庞,还真让我忍不住伸手把玩起两个女人同样秀长的头发-只是MAY姐的是直长发,MINDY姐的则是波浪卷发的差别。


“咸咸的味道…老公好坏!刚刚…上厕所没洗‘底迪’喔!让老婆们吃到你的尿尿了,讨厌!”、“呵呵,不喜欢啊?那可以不要吃啊?呵呵!”、“嗯~讨厌,人家讲讲的而已…”相较母猪玲柯姐在调教过程中已经习惯我尿液的味道,说话的MAY姐则表达了小小的“抗议”;而没多久,比较主动的MAY姐却摆出了母猪玲柯姐也喜欢的一个姿势…


“来嘛~坏老公…MAY的小穴穴…准备好了…人家在等你的坏坏肉棒了…”趴在床上,两只手扒开自己两片肥满肉臀的MAY姐,只见垂在枕头上的脸容是说不出的妖媚;而这种女人味的彻底展现,恐怕也是年轻美媚所不足的吧!


“啧啧…这么喜欢用像母狗的姿势被干啊?乖老婆…啊?还是要叫你小母狗好、好了?”、“嗯…没办法,谁叫坏老公喜、喜欢老婆当、当小母狗…啊啊…进来了,老公的坏肉棒,啊啊…”一边拍着MAY姐两片饱满的屁股肉,一边我也跟着本能摇动着腰部,好让每一下撞击都能更深入肥臀之中的肉穴小缝里。


而或许要弥补之前都没能灌精给她的遗憾,接连的变换姿势中,每一下冲撞都用尽我的全力;只见一整天下来,已经历经第8战的肉棒,也终于找到的喷发的感觉,于是,我也把姿势换成了MAY姐也喜欢的传教士体位-只是多了把双手压住MAY姐两腿膝盖的动作,而一览无遗的肉穴景色,也让我的眼睛更能享受眼下的肉棒、如何插入和拔出肉穴的好风景…


“嗯嗯,老公…我要…老公…”后来,放开双手,MAY姐的两腿也乖乖的继续摆着同样的姿势。空出手的我,也一手深入MAY姐的嘴里、搅和着那条说着淫声浪语的小舌头;一边另一手,则搓揉起MAY姐的小豆豆…


“嗯,亲爱的…好棒喔!加油!干完MAY以后,MINDY也要”一旁比较少话的MINDY姐,也终于大解放-不但开着M字腿的姿势、展示着自己的肉穴,一边一手不停用手指上下轻刮着我的手臂做挑逗,一边另一手大方“按摩”着自己的小A奶;同时,因为张开小穴而抬起的一只腿、则伸了过来,不断上下触碰着我流汗当中的身体和背部…


“喔喔,呃喔!要出来了!出来在你的小穴穴…可以吗?”、“嗯,老公喜欢、喜欢…就好…啊啊…不用管老婆…”也许MINDY姐一旁助性的关系,过了几秒,属于MAY姐小穴的第一发精液,才终于流进了MAY姐的小穴穴;而拔出肉棒时,我还顽皮的把沾满精液的肉棒,举着它在小穴外头磨了一大片,一时让MAY姐的鲜红肉穴外,整片都是黏糊糊的乳白色…


“老公该我了”、“嗯,啊!”才休息不到几分钟,连喝水都来不及,MINDY姐的嘴巴就含上半软半硬、吐着不知是精液还是淫水的肉棒;之后,跨过了躺在除上休息的MAY姐,MINDY姐便自顾自的跨坐在我的身上…


“嗯嗯…啊啊…”比起另外一人的夸张言语,MINDY姐更多时间是抓着我的脸不停抚摸;而两个眼睛中,不知道她在打转着什么?一会儿对我笑,一会儿则低下头吻着我…


“亲爱的、亲爱的,给我、我要…”敏感体质的MINDY姐的高潮、来得比MINDY姐快很多;而我在最后、也同样用传教士体位做结束-只是差别是MINDY姐喜欢我用手穿过两腿膝盖下方,像是抱住她一般的夹紧她的两腿,好维持两腿紧靠在身体两边的姿势…


“哈哈,会不会真的爱上我啦!宝贝?”、“不知道、不知道…亲爱的,给我、我要…刚刚你给MAY的东、东西…”、“知道了,宝贝,呵,这么淫荡的要求…老公会尽力的!”靠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纵欲过度,突然,当时的我并杂着快感的,是感觉到没有“东西”可以喷发出来的不舒服,“呃…啊…不管,呜呜…我要、我要…”最后,像是失神似的MINDY姐,居然开始在底下、不停上下摇动着被我压住的下半身,同时,“呜呜…”叫着的她,居然激动到在我脖子上留下了一个拇指大小的“草莓”…


“亲爱的…好舒服…人家里面满满的…跟MAY的小穴穴一样…嗯,你的脖子有小草莓呢!喜欢吗?”但说真的,我不喜欢被“种草莓”,也不知道这种瘀青的感觉有何值得纪念的,但在MINDY姐的说法中,这却成了一种“爱的印记”。


“OK,要笑一个喔!”最后,十一点多,距离退房时间没多久,休息了一阵子的两位姐姐,便应我要求换上了性感服装拍照留念;而至于18限的精采照片…就是在下个人的私藏品啰!


【文章内容所提及的性爱玩法和无套内射…请赏文之后的大大们,可别轻易精虫冲脑、去找清纯少女或良家妇女做尝试…毕竟不是每一个女生都可以配合这种玩法的…】作者:FRANK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清明节连假四天,早就在上礼拜扫完了墓的我,既不想浪费时间去观光景点人挤人,也没想去垦丁参一脚看音乐祭,那这几天还能干啥?正当满脑子疑问的时候,突然,接到了※哥的一通电话…


很少开拔到大本营高雄以外据点的我,一到了台中高铁站,就等到※哥亲自来接我,并且从车上带出了2名姐姐、要我替他在他去扫墓的时候、能够帮忙“照顾”一下这2位朋友-MAY姐不用说了,跟老公分居中的单亲妈妈、对我来说是老面孔了,无套中出10次以上、都没有受孕,还真是幸运;另外一位新见面的MINDY姐,则是生份很多:看起来虽然不是我爱的纤细骨感,却有着一种我见犹怜的女人味,而且跟我可爱的母猪玲一样、都有个长年在外的无良老公呢!可爱的独生子,据说还没上小学呢!


而身为东道主,※哥按照约定的帮我选了间还算不错的金典酒店的房间、当作让我帮忙他“照顾”姐姐们的“好地方”;之后,当※哥一走,没多久,一些LDS的废话说了差不多,姐姐们便也很识趣的跟着开了口、希望我能帮她们好好“照顾”一下欠缺老公帮忙“调理”的身体啰!身为男子汉,面对别人老婆、母亲这样下×的要求,自然是“舍我其谁”的全力帮忙啰!于是,很快就把身上的衣裤马上一卸,我的身体便跌入了两位人妻人母用身体搭起的“温暖床铺”啰!


“抱歉!加、加床…”但这中间一听到门铃,我也只好起身开门引进了两个穿着粉红色上衣的打工妹、任由她们忙着搞定那一张多加的单人床的事后,一边回到床上的我、也没有遮拦的翻过了身-或许被女人看着光溜溜的身体早就习惯了,一边是跨下翘得高高的肉棒,一边是双手搂着身边两位、还知道用棉被遮掩着身体的姐姐们,而我眼睛则看着两个粉红衣小妹妹、一副视线不知道要看哪的窘样。


“这样…可以吗?不好意思,打扰了!”、“不会,记得把门关上,麻烦了!”用猥亵的姿势说着礼貌的话,这样子会不会很欠打?这我不知道,但身边的姐姐们等小妹妹一出去、却马上开口说话了…


“好坏呢!欺负人家小妹妹,给人家看不该看的东西!”、“是吗?有那么严重吗?”、“是啊!你都没有看到人家小妹妹都脸红了喔?坏蛋一个!”、“喔?这样就叫做坏啊!那…这样呢?”、“嗯嗯…”、“呜呜…”一阵挑逗的LDS之后,两种不同的接吻声中,我的嘴唇和舌头、便和身边的两位姐姐的嘴唇和舌头合而为一:左手边穿着黄黑豹纹BRA和小裤裤的MAY姐人如其衣,大方回应给我深入嘴里的舌头显得狂野满分;右手边的MINDY姐,则跟身上黑色素面内衣裤、还外罩一件灰色运动背心一样显得小家碧玉的害羞闭塞,蜻蜓点水的轻吻方式,偶尔才有外加硬被我吸出嘴里的小舌头…


而我的双手也没闲着:一双是像桃子的C奶、一双是像小笼包的A奶,这时都任我赏玩;同时,不安分的手指则解开了BRA的扣子,一下子弹出了同样光滑得不像是熟女肤质的洁白美背,再往下,就是每个男人都想知道的地方啰…


“好啰!现在该喂谁呢?”、“…”互相挑逗过了好久,再多么享受前戏之余,也该时候上演主戏了!但一说完,却只看着两个姐姐不说话,眼睛却不约而同地直盯着我那根、一直在两位姐姐手中被把玩,也因此完全勃起当中的肉棒…


“就你吧!MAY,谁叫你是大老婆!”不知为何,我就是喜欢对那些陪着我玩的女人叫“老婆”;而今天,大老婆就是MAY姐,年纪较小的MINDY姐,自然就是小老婆啰!


然后,自然是今天开战的第一炮啰!


“喔?大老婆换姿势了喔!”、“嗯,要让坏老公尝尝新鲜的啊!”说是新鲜,其实也很常见的姿势-听话的脱下了豹纹衣装的MAY姐,一蹲下、反过身的她,一双肥白的大屁股,就正对着我的视线;而把我的肉棒插入小穴的同时,MAY姐身体的每一次上下,都可以清楚的看见肉棒插进拔出的当下,她的小穴穴口的“变化”;当然,空下的双手也没忘了要做啥…


而套子呢?对一个早被同个男人无套中出10几次的女人来说,即使把套子整盒放在床头柜上,她也被训练得连看都不去看上一眼了。


“啊啊…好坏,前面的小穴要被大肉棒插…后面的小洞洞…也要被坏老公的手抠着玩,啊啊…MAY变成小老公的玩具了…怎么办?”MAY姐一样没变的是满嘴的淫声浪语,听得一旁的MINDY姐面红耳赤,猛用舌头舔着的嘴唇,最后也自动吻上了我的唇…


“喔…好累…老公…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MAY姐才停了下来;而今天的状况不错,即使没有套子的阻隔,先败下阵来的还是MAY姐的身体。


“不行喔!这样子要‘处罚’的!”、“不要…老公!啊啊啊!”之前有被“处罚”过的经验,MAY姐一听见;本能的想转身躲避,但无奈的是被肉棒深深插入而固定了小穴的她动弹不得,一下子就被我从后方用双腿撑开成M字腿的姿势,跟着就很快的接受了第一次“处罚”…


“啊啊啊…不行,快住、住手!哦…啊!”其实“处罚”应该也是快乐的,伸出中指和食指的右手,像是拨吉他一样的快速震动着肉穴和小豆豆,没一下子,MAY姐就倒在我身上发抖着;但也有“后遗症”,那就是手上也满是这女人小穴所喷出的带着骚味的淫水啰!


而第一战出不了水,自然有人得接下第二战啰!


“等一下,老、老公,我先擦一下…”刚被“处罚”完的MAY姐有气无力,却没忘了拿出预备好的湿纸巾、用心擦拭沾满她淫水的肉棒;跟着,MAY姐也示意MINDY姐可以接着上马应战啰!


“套子…”、“套子?放心啦!没事的,出来玩就好好享受啊!你看人家老公的肉棒在等你呢!你不想要啊?”看了床头柜的一整盒套子一眼,MINDY姐在犹豫中就上了马,“坏老公,她很敏感,要温柔一点对待人家喔!”、“是喔?我知道了!”什么叫“口是心非”?一边答应MAY姐的提醒,一边顶着MINDY姐的下半身,却开始疯狂用力冲撞着一脸害羞、还用双手上下遮住小A奶和小穴的MINDY姐…


但夸张的是,才连续冲撞个没几下,MINDY姐居然就抖个不停的趴在我身上了…


“这也太夸张了吧?”再试了几次都是这样后,一边怀着坏心眼的我,对抖个没完没了的MINDY姐,心里也想该让她受到“处罚”了吧!


“喔!快停、停下来!救命…会尿、尿出来的…受不了、了…啊!啊…”这一幕是躺在床上的MINDY姐,伸出双手想阻止不断“霸凌”着她的小穴的那只万恶右手,但同一时刻,屁股却不争气的一个翘起-不夸张的说法,那一瞬间,我的右手可是被一堆潮湿的水分喷得湿搭搭的…


“喔!好夸张!你们看!我的手上…还有水在滴喔!不可以喔!小老婆,当人家妈妈都会尿床,那怎么管小孩啊?”“讨…讨厌,人家都已经说了嘛…”


确实,MINDY姐刚刚已经跟我“警告”过了,但这样“潮吹”之多、多到几近失禁的状况,这还是第一次遇过的呢!


很少开拔到大本营高雄以外据点的我,很好奇台中这座城市的样貌;而结束了刚才的“热身”后,我便走到窗边,从25楼的高度往窗外看去,触目所及最明显的地标,就是一座建筑物、外貌很像一堆铁架围起的鸟巢、所包裹住的一颗蛋。


“那是啥?”我指着窗外的地标说,“那是什么…国立自然科学博物馆之类的吧!没听过吗?”跟着我走到窗边的是MAY姐,“有,而且还有去过,不过是小学时候毕业旅行的事了…”上一次来台中玩是啥时候的事了?认真一算,居然至少有18年了…


于是,我和MAY姐闲聊了一阵子;这中间也看到害羞的MINDY姐、居然一个人偷偷环着大毛巾去浴室冲洗的样子;“哈!有这么害羞吗?”、“别乱说,人家只是和你不熟而已,等你和她熟了…呵呵,你就知道了!”、“那你跟我很熟了?大老婆?”、“呵呵,坏老公…你说呢?”说着说,“熟门熟路”的MAY姐就趴在窗边,摇着光溜溜的屁股摩蹭着我的下半身,害我又被叫醒的肉棒忍不住一滑、跟着戳入了MAY姐的小穴穴,还差点腰和屁股越动越起劲…


“换你们了!啊,你们…”出来浴室,一见到我们居然在窗边“开干”的场景,MINDY姐是一脸害羞;而看到这不知为何觉得尴尬的场景,也让我一时愣住,只好停下动作、拔出肉棒,再就跟着MAY姐进到浴室冲洗。


进到浴室,熟女姐姐们总是把我们当成植物人一样“照顾”,安静的转身之中,便已经浑身冲洗过一次-而大概很满意我刚才的表现吧!走出浴缸前,MAY姐还不忘跪在我前面、用嘴巴和舌头再帮忙“清洗”肉棒一遍…


接着,回到床上,休息过了、也好好洗过身体和嘴巴,看着两个干净又带着香味的成熟人妻人母的肉体,正因为自己、而一丝不挂地等候着自己的“驾驭”,身为男人的骄傲、又忍不住让我再次热“精”沸腾…


“苏呼苏呼…”、“啧啧啧…”很难去形容听到的声音是什么?但大字型躺在床上,我看着两名人妻人母吻过自己的嘴唇、脸颊、脖子、胸部,再往下直达的肉棒和蛋蛋时,“苏呼…”响着的是MAY姐的声音;而MINDY姐一边撩拨着带卷的长发、一边“啧啧…”的声音和含住肉棒的小嘴则显得害羞又可爱。


而我的双手也没闲着,当双手一伸、便开始充分享受起那两处对着自己的成熟女人肉穴的不同之处…


“喔!喔…”爽到一个地步,肉棒原始的欲望,提醒着我该找一个肉穴替它做发泄了…


“大老婆,过来”不知为何,我总习惯先叫MAY姐“伺候”我;而MAY姐也很知趣,晃着一双像桃子的C奶爬了过来后,便是熟练的把小穴对着我的肉棒往下一坐,“喔~老公的鸡巴好粗、好大…”或许是喜欢MAY姐嘴里的淫声浪语吧!而看见她上马后,一旁的MINDY姐有点不知所措,顽皮的我,居然抓着她的手摸上了MAY姐的小穴和奶子…


“老公,你、你在干嘛?”一边随着我的下半身起伏震动、而摇摆着身体的MAY姐,本能的想伸手拨开我的“意外之举”。


“嗯,大老婆听话,把手手放开!”、“嗯~好坏、坏老公,啊啊…”不过MAY姐也很听话,就这样一边让我抽插着肉穴,一边却给同样身为女人的MINDY姐玩弄着被肉棒使用中的肉穴和那一对C奶,最后,可能这样的刺激太过头了,没一会儿,MAY姐就又倒了下来,随即被我一个抱住、抬起下半身狂抽猛干…


“啊啊啊啊啊啊…老、老公…我不、不行了…”每次听见成熟女人的求饶声、就特别令人兴奋,可惜尽管狂抽猛干了MAY姐的丰满身体,但跨下的肉棒却依然不够尽兴…


“该你啰!小老婆…”把筋疲力尽的MAY姐安顿好,看了MINDY姐一眼,瞧她从刚才就一直两腿来回摩蹭着的样子,大概连前戏也可以省略了吧?而果不其然,当她接着一个跨坐、把沾满MAY姐淫水的肉棒送进自己体内时,那股湿润又温热的感觉,简直告诉我了她就是天生给男人肉棒使用的玩具。


“啊啊…亲爱的、亲爱的,喔…人家的小穴…是…你的喔!喔、喔、可以操坏它…啊!可以吗?求求你…”上了马的MINDY姐,虽然还是很害羞的体态,但口中的言语、也已经不输MAY姐的放荡,难怪刚刚MAY姐会跟我说那样的话。


而几个姿势变化后,一旁休息的MAY姐给了我一个吻后,便起身冲洗去了;而那时候的MINDY姐已经“原形毕露”-打开M字腿的火辣姿势和我对坐的同时,一边忍受着连接着肉穴的肉棒、正一次又一次的往上抽插…


而进入了第4战的过程,总该出一次水吧?于是,征得了MINDY姐的同意下,又一个人妻人母、乖乖地接受了老公以外的男人用精液灌溉着肉穴…


“啊!好舒服…亲爱的…再给我多一点,哦…啊!”然后,她也高潮了。而被男人射精的那一刻、也会高潮的女人,我遇过的上一个,就是我可爱的人妻小英…


很少开拔到大本营高雄以外据点的我,很好奇台中这座城市的晚上样貌,听MAY姐说逢甲夜市很不错、值得一去后,在床上LDS和休息了一下,大概下午六点多,我们就出门了。


而对台中夜市的想法是什么?我的答案会是两个字:“排队”,感觉台中人对排队特别有耐心-从第一家吃的当归鸭面线,再到之后的懒人虾、烤麻糬、烤鱿鱼…等,几乎每一样都大排长龙;而唯一没排队到的、是一家逢甲大学门口附近的牛肉面店,点了大碗的份量,却只有4块肉,面却多到喝完汤还有2/3碗,让我吃得很不过瘾。


更别说之后的“大肠包小肠”了!看到3家摊子都拉了一条长长人龙,这件事让对这门小吃司空见惯的我而言,实在很难去理解台中人热衷它的独到之处。


而回来饭店,想到MINDY姐、一路上曾经多次讲到的一家关东煮的煮萝卜,在夜市没有时间排队人挤人,倒也没忘了到金典酒店前的7-11,补给她满满的一碗,还外加MAY姐的海带卷;而看着她们逛完7-11的表情,只能说可以满足女人的东西很多,有些却是简单到让男人们会难以理解…


于是,开心吃完关东煮,配上各自让她们挑的饮料后,害羞的MINDY姐还是一马当先的裹着大毛巾冲洗去;接着,才是我和MAY姐的“快速残废澡”-也许“饱暖思淫欲”吧!在浴室中,MAY姐的手手可是灵活得很,一帮我洗完,也没忘记帮我的肉棒为等一下的大战做一下暖身操!


“怎么,想要了啊?乖老婆?”、“嗯~坏老公,刚刚下午都只射给了MINDY,有了新的姐姐,就忘了人家啊?”一边说着,一边MAY姐的手还刻意捏了我的肉棒。


“当然没、没有,等一下补给你喔!乖…”、“你说的喔?坏老公!”轻轻一笑之中,看见的是30几岁的熟女、却像分到糖果的小女生一样笑着;而记忆犹新的一段话,让人体会到“公平”的重要性-尤其一个男人面对两个女人的时候,连平常只是无聊发泄在手上的白色体液,如今却都点滴珍贵…


“好啰!老公准备好啰!来吧!两个可爱的老婆,要让老公爽爽喔!”花了许多时间的交陪和交心,等待的就是这两个成熟女人在服侍自己时能更投入。


“苏呼苏呼…”、“啧啧啧…”过了几秒,两种在下午听见的呼噜作响的声音、如今一样悦耳,而不争气的肉棒早就翘得老高,在肉棒皮肤上蜿蜒的青筋也都爆了出来,看样子,忙到整嘴口水都从下巴流了下来、滴到我的身上的两位熟女人妻人母们,可是把不会说话的肉棒伺候得很满意!


“老公…”、“嗯,上来吧!”没多久,早在浴室间、就被我的右手摸出肉穴一整个湿润的MAY姐,连前戏都可以省略下,那副嘟着嘴看向我的表情让我发俊,也只好让她第一个上来啰!


而另外一旁的MINDY姐,似乎也放下了一些矜持,不但一边双手缠上我的脖子,跟着送上她的滑舌嫩唇不说,一对小而可爱的A奶也一起奉上,也被她亲手抓着我的手接过这对软肉,任由我恣意地玩弄这被主人出卖的一双肉峰…


“啊…还是坏老公的肉棒…最棒,家里的‘那个’…简直跟…跟小朋友的一样…啊啊…难怪…啊啊…”、“难怪什么?说!”用着习惯不过的骑马姿势、让肉棒插入小穴的一瞬间,MAY姐还是习惯叫了一声,接着,又开始一边前后摇晃着紧靠我的下半身的肉穴和腰部,一边说着擅长的淫声浪语:“说、说不出来!”、“靠!年纪一大,连话都不会说啊?让我这个好老公、替你家里的老公和小孩、教教你说话!”,一边说着,一边我刻意挺起下盘、打直了身体,好让肉棒插得更深;同时,也更用力配合MAY姐的摇动,而不停插着肉穴;而爱死这样子互动的她,马上跟着说了我想听的话:“知道了…老公、好老公,小穴…啊…我说、说,MAY…难怪爱死被老公插!爱帮老公装、装精液…啊啊…好丢脸喔!啊啊…”就这样,如同MAY姐所说,虽然无套狂干的肉棒,随时可以把肮脏的精液、射进这个叫着我老公的成熟女人身体里,但即使换了几个姿势后,却依然徒然无功。而累倒的两个人,就这样躺在床上休息,真不知是状况太好?还是这几天母猪玲柯姐给我吃的补品还真的有效?


“换我啰!MAY!”看着忌妒的女人嘴脸、还真有趣;连肉棒上的淫水都不用擦,下一个等着挨插的MINDY姐就跨坐了上来;只见一旁的MAY姐也不说话回答,只是低头舔着我胸前的小头头。


“啊啊!好舒服!热热的肉棒最棒了…而且还好湿…是MAY刚刚被插流的水水…啊啊…”一边自言自语的MINDY姐,一边摇动的速度就变得温柔和平缓,偶尔肉棒插得深一点,不夸张,她马上弓着身体抽搐给你看;“啧啧啧…有舒服成这样吗?哈啊!”敏感体质的女人最“性福”了,就连我跟着伸手扭转着她奶子上的小豆豆时,她都可以兴奋得叫出声来;也更不用说当拉着奶头、操纵一对A奶让她在我身上一上一下时,她的头还爽到往上不停甩着她的波浪卷发…


之后,今天才第一次见面的MINDY姐,就在传教士体位中、一边咬着我的肩膀,一边正第二次享受着老公以外的男人的精液;而当然,身为老公,就有权利检查老婆的小穴装了多少自己精液!“老公…不要、不要、啊啊…会尿出来的…啊啊!”在浴室中,拿着莲蓬头准备帮我冲洗的MINDY姐,却正一边大叫着,一边两腿发抖地在浴缸里尿了出来-或说是潮吹;而始作俑者,就是我把右手四指一个合靠,快速地刷动着她软弱的肉穴和小豆豆…


“老公,你们在干嘛?”或许听见MINDY姐的大叫声,一丝不挂的MAY姐跟着也打开浴室的门一小缝,而露出了半个身体问着我。


“没、没有,我在帮小老婆检查小穴穴…有没有被我弄受伤而已!”说着,累得说不出话的MINDY姐,就被恶作剧的我抬起身体,当我的手拍了背和屁股几下后,一边继续拿着还在喷水的莲蓬头、一边扶着墙壁的MINDY姐,乖乖地翘起了有点像高中女生那样比较精瘦的屁股,跟着是我的肉棒再一次的插入这张半开的中的小穴,而这也是今天的第7战!真该回去问问母猪玲柯姐,问她给我吃的补品的药方到底什么?


而另一边门外,我则看见扶着门边的MAY姐也很忙,忙着用一只手摸着自己刚刚才被我插过一阵子的肉穴…


最后,十点多回来饭店的我们,这一晚,居然凌晨快一点才睡;而本该左拥右抱入眠的我,却是一个人睡一张单人床,理由是惩罚我把两个姐姐操得太累了!当然,一部分原因,也是她们自己说的睡姿问题,对我可能是有生命危险的问题。


但让我没睡好的,不是一个人之后的一夜孤单,而是鬼故事!真的建议晚上睡觉前,如果有三个人一起睡,彼此之间真的不用无聊到来个说鬼故事比赛…


早上,一吃完还算有大饭店水准的早餐后,躺在床上休息、看着电视上的新闻,还感觉到肚子里的汤汤水水还在晃动的我,这时,正看见两位姐姐们知趣的钻进被窝,对躺在床上休息的我、打算来个“临去秋波”的“饭后甜点”。


“呃…刚吃饱饭,不想动耶…”虽然很想婉拒姐姐们的“好意”;只是,男人的本能往往是超越理智的想法的…


“嗯~谢谢老公昨天一天的‘照顾’,都快回家了,当然要让老公爽爽的回家啊!”MAY姐的话总是带着挑逗的意味,而一旁的MINDY姐也没忘扇风点火:“是啊!人家上面的嘴巴吃饱了,可是下面的嘴巴…今天还没吃东西呢?”说着说,我身上的衣服、牛仔裤开始随着抽掉的皮带、也一起被两个女人一一脱了下来;所剩遮掩的内裤,也盖不住已经勃起的肉棒、想要“探出头”的“性致”盎然…


“苏呼苏呼…”、“啧啧啧…”没过多久,连最后一件内裤也脱了下来,也听见熟悉不过的吸吮肉棒和蛋蛋的声音再度响起;而为了看清楚两位姐姐淫荡的表情,这次我选择站在床上、接受跪在脚边的两位姐姐们的“服侍”:而低头看着两张随着吞吐肉棒和吸吮蛋蛋、不断鼓起或扁着两颊的成熟女人的脸庞,还真让我忍不住伸手把玩起两个女人同样秀长的头发-只是MAY姐的是直长发,MINDY姐的则是波浪卷发的差别。


“咸咸的味道…老公好坏!刚刚…上厕所没洗‘底迪’喔!让老婆们吃到你的尿尿了,讨厌!”、“呵呵,不喜欢啊?那可以不要吃啊?呵呵!”、“嗯~讨厌,人家讲讲的而已…”相较母猪玲柯姐在调教过程中已经习惯我尿液的味道,说话的MAY姐则表达了小小的“抗议”;而没多久,比较主动的MAY姐却摆出了母猪玲柯姐也喜欢的一个姿势…


“来嘛~坏老公…MAY的小穴穴…准备好了…人家在等你的坏坏肉棒了…”趴在床上,两只手扒开自己两片肥满肉臀的MAY姐,只见垂在枕头上的脸容是说不出的妖媚;而这种女人味的彻底展现,恐怕也是年轻美媚所不足的吧!


“啧啧…这么喜欢用像母狗的姿势被干啊?乖老婆…啊?还是要叫你小母狗好、好了?”、“嗯…没办法,谁叫坏老公喜、喜欢老婆当、当小母狗…啊啊…进来了,老公的坏肉棒,啊啊…”一边拍着MAY姐两片饱满的屁股肉,一边我也跟着本能摇动着腰部,好让每一下撞击都能更深入肥臀之中的肉穴小缝里。


而或许要弥补之前都没能灌精给她的遗憾,接连的变换姿势中,每一下冲撞都用尽我的全力;只见一整天下来,已经历经第8战的肉棒,也终于找到的喷发的感觉,于是,我也把姿势换成了MAY姐也喜欢的传教士体位-只是多了把双手压住MAY姐两腿膝盖的动作,而一览无遗的肉穴景色,也让我的眼睛更能享受眼下的肉棒、如何插入和拔出肉穴的好风景…


“嗯嗯,老公…我要…老公…”后来,放开双手,MAY姐的两腿也乖乖的继续摆着同样的姿势。空出手的我,也一手深入MAY姐的嘴里、搅和着那条说着淫声浪语的小舌头;一边另一手,则搓揉起MAY姐的小豆豆…


“嗯,亲爱的…好棒喔!加油!干完MAY以后,MINDY也要”一旁比较少话的MINDY姐,也终于大解放-不但开着M字腿的姿势、展示着自己的肉穴,一边一手不停用手指上下轻刮着我的手臂做挑逗,一边另一手大方“按摩”着自己的小A奶;同时,因为张开小穴而抬起的一只腿、则伸了过来,不断上下触碰着我流汗当中的身体和背部…


“喔喔,呃喔!要出来了!出来在你的小穴穴…可以吗?”、“嗯,老公喜欢、喜欢…就好…啊啊…不用管老婆…”也许MINDY姐一旁助性的关系,过了几秒,属于MAY姐小穴的第一发精液,才终于流进了MAY姐的小穴穴;而拔出肉棒时,我还顽皮的把沾满精液的肉棒,举着它在小穴外头磨了一大片,一时让MAY姐的鲜红肉穴外,整片都是黏糊糊的乳白色…


“老公该我了”、“嗯,啊!”才休息不到几分钟,连喝水都来不及,MINDY姐的嘴巴就含上半软半硬、吐着不知是精液还是淫水的肉棒;之后,跨过了躺在除上休息的MAY姐,MINDY姐便自顾自的跨坐在我的身上…


“嗯嗯…啊啊…”比起另外一人的夸张言语,MINDY姐更多时间是抓着我的脸不停抚摸;而两个眼睛中,不知道她在打转着什么?一会儿对我笑,一会儿则低下头吻着我…


“亲爱的、亲爱的,给我、我要…”敏感体质的MINDY姐的高潮、来得比MINDY姐快很多;而我在最后、也同样用传教士体位做结束-只是差别是MINDY姐喜欢我用手穿过两腿膝盖下方,像是抱住她一般的夹紧她的两腿,好维持两腿紧靠在身体两边的姿势…


“哈哈,会不会真的爱上我啦!宝贝?”、“不知道、不知道…亲爱的,给我、我要…刚刚你给MAY的东、东西…”、“知道了,宝贝,呵,这么淫荡的要求…老公会尽力的!”靠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纵欲过度,突然,当时的我并杂着快感的,是感觉到没有“东西”可以喷发出来的不舒服,“呃…啊…不管,呜呜…我要、我要…”最后,像是失神似的MINDY姐,居然开始在底下、不停上下摇动着被我压住的下半身,同时,“呜呜…”叫着的她,居然激动到在我脖子上留下了一个拇指大小的“草莓”…


“亲爱的…好舒服…人家里面满满的…跟MAY的小穴穴一样…嗯,你的脖子有小草莓呢!喜欢吗?”但说真的,我不喜欢被“种草莓”,也不知道这种瘀青的感觉有何值得纪念的,但在MINDY姐的说法中,这却成了一种“爱的印记”。


“OK,要笑一个喔!”最后,十一点多,距离退房时间没多久,休息了一阵子的两位姐姐,便应我要求换上了性感服装拍照留念;而至于18限的精采照片…就是在下个人的私藏品啰!